高级工程师离岗创业 研发防寒防热智能车衣将面世

  8月末,当我们采访她时,她的合作伙伴一声声地称她“郑总”。而在半年前,她的同事称她“郑书记”。那时,她的职务是黑龙江省水文局团委书记,专业职称是高级工程师。

  从去年3月开始,我省一系列鼓励和允许科技人员兼职兼岗、离岗创业的政策相继出台,“5年内保留人事关系”“在省内创业事业单位技术人员原单位和个人继续按规定缴纳(缴存)社保费和公积金”。“这一系列政策是让我无后顾之忧的创业保障,给了我离岗创业的勇气!”郑艳辉这样说。

  在机关工作了近20年的郑艳辉,经历了人事部门、办公室、资料处、纪检监察室等部门,尽管已经离岗创业半年,但是在政府机关工作过的痕迹还处处可见。比如,她说话的声音很是沉稳;比如,即使谈到创业半年来令人兴奋的地方,也不会恣意大笑;比如,在给我们提供个人简历谈及创业经历时,她流畅的文笔和思路。

  郑艳辉在机关工作一直很顺利,除了已经是科级干部以外,还获得过诸多荣誉,也在重量级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,参与了行业内的国家重点支持项目。但郑艳辉说:“20年来每天早九晚五的工作节奏,早就使我产生要改变去做点什么的想法。”她说,往小里说,她这是不安于现状,往大里说,她一直想寻找机会实现更大的人生价值。

  有理想,总要走出去试试。今年5月,在和单位签了“离岗创业协议”之后,郑艳辉走上创业之路。

  郑艳辉曾想过做美容、餐饮等项目,调研后的市场分析并不乐观,她放弃了。她想起在哈尔滨寒冷的冬天,因为没有车库,每天早上启动汽车时都颇费周折,车里冰冷刺骨不说,汽车还时常会因为低温无法启动。她曾为爱车买了车衣,但是,车衣太重,每次展开和收起车衣都非常不方便。无数次,她都想,这个车衣要是自动升降的就好了。

  这个时代,也许一个创意就会换来巨大效益。郑艳辉把车载智能车衣的创意告诉了好友陆永辉,陆永辉成为了她的合作者,哈尔滨市合辉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了。郑艳辉,转身变成了“郑总”。

  前期的调研是令人乐观的:我国目前家用轿车2亿多台,有将近1.4亿台车辆露天停放,按智能车衣市场占有率1%计算,国内市场拥有140万的用户,市场空间巨大。如果按一件车衣零售价4000元计算,这将是个56亿元的大市场。随着调研的深入,他们的思路越来越宽,想法也越来越多:如果将互联网+服务与智能车衣的制造安装相结合,智能车衣用途将大为拓展,前景也将更加广阔。

  职场20年摸爬滚打的经历,让郑艳辉首先想到“协作”。于是,“合辉科技”与哈尔滨师范大学计算机科学与信息工程学院的研发团队签订了《机器视觉与智能检测科研合作协议》,寻求高校的技术支撑,而学校也派出一个博士团队的科研力量给予配合,用哈师大计算机科学与信息工程学院院长周国辉的话说,学校也在这里找到了校企合作的契合点。

  从一个创意到研发成品,一次次地失败,一次次地改进,郑艳辉说,离岗创业之后,虽然没有了早九晚五的束缚,但是一个个技术难关的攻克,为各种手续而奔波,都曾让她彻夜难眠。“但是,一旦一个技术难点被攻克,那种幸福感是以前从没有体会过的。甚至在家里躺在床上都会美美地笑起来。”郑艳辉说到这里,一贯平静的神色掩饰不住笑意。

  在“合辉科技”的实验室里,记者看到了几代逐渐完善的智能车衣。尽管和自己离岗创业前的专业没有关系,但如今的郑艳辉说起智能车衣,如数家珍:除了车衣能够防寒防热,产品通过车辆的OBD接口采集车辆的信息,可以实时分析车辆的运行状况,为车辆的精准服务提供数据支撑;同时产品集成了网络功能,为车辆的互联互通提供了基础平台;产品将车辆周围360度范围的视觉信息进行高清采集,为车辆及路况的大数据分析提供了可能;采用GPS和北斗定位系统,实现车辆的位置信息实时获取,并通过网络发送到用户手机上,通过公司开发的APP软件可以实时观测车辆的位置和运行轨迹;产品安装有一块LED屏,它还是移动自媒体平台。

  郑艳辉告诉记者,他们公司的第一代车衣已经实现了车辆的定位跟踪功能。10月末,她准备将1000台箱体式车衣和3000台卷筒式车衣推向市场,批量生产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。

  走出郑艳辉公司的实验室,在哈尔滨师范大学松北校区行知楼门前,记者看到了采访中郑总反复提到的“明星车”,它每天都在演示着这样一幕:按键,车衣自动上升,按键,车衣自动下降,整个过程只用几分钟的时间,每天至少8小时重复着这样的演示。在演示中,郑艳辉和她的公司对产品不断改进;在演示中,车载智能车衣吸引来众多“粉丝”。这些,都让离岗创业半年的郑艳辉充满信心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